不一樣的法律人》從叛逆退學到考取律師執照-台灣大學商研所 湛址傑 | 智由博集

不一樣的法律人》從叛逆退學到考取律師執照-台灣大學商研所 湛址傑

3399173359_391059f383_o

近幾年,流浪律師的情況越發嚴峻,曾是金飯碗的律師業,如今也出現低薪、無薪實習、僧多粥少等現象。但縱使如此,仍有許多人前仆後繼地想進入這個領域。身在「流浪」的浪潮中,面對一年一千個律師,但訴訟業務量並沒有上升的情況下,法律人應該要有怎樣的思維面對這超級大浪?法律還是一個值得投資的行業嗎?律師執照生鏽了,還有必要考律師嗎?除了訴訟律師,還能做些什麼事?

 

『不一樣的法律人』是智由博集的最新專題。我們將邀請一系列有著不一樣經歷的法律人,來分享他們的看法。『不一樣的法律人』專題獻給那些正在思索要不要、該不該進入法律領域的朋友、正在大學和法律纏鬥的年輕人,以及取得律師執照卻仍然茫然的法律人。

 

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的湛址傑,是『不一樣的法律人』專題的首位。他從法律系畢業後,並非如傳統繼續選擇法學所,而是跨領域至管理學科。現正就讀於國立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的湛址傑,將分享他如何要求自己成為跨領域人才。

 

1

 

努力成長的辛勤,讓湛址傑再也不畏艱難

高中以前和家人關係處得並不好的湛址傑,曾經因為對體制不滿,叛逆到被學校退學,帶著四個大過從高中畢業,歷經兩次死亡邊緣的車禍,讓湛址傑知道人生無常,應該要出人頭地,才能對得起自己。

 

然而,在他覺醒開始努力時,家人卻已因不諒解完全放棄了他,湛址傑只得憑著一己之力,借錢去補習考大學,雖然指考成績出來可以念公立學校,但湛址傑覺得,法律是他可以最快速翻身的途徑,堅持填了東吳法律系。此時家裡也因為不諒解他填了私立學校,堅持不給他任何經濟支持。他只得半工半讀才能完成學業。

 

「那時真的很辛苦,夏天的高溫我必須在工地工作16個小時,為了存錢天天吃不飽,而且又瘦又黑」他這樣說。經過這段18、19歲的淬煉,讓湛址傑覺得再痛苦也不會比當時更辛苦,再也沒有自己人生中無法超越的難題。因為求學辛苦的經歷,讓他更努力於學業,大學期間得過八次書券獎,即使必須半工半讀,他也未曾替自己找過任何藉口,努力念書,因緣際會之下轉學到政治大學法律系,繼續精進。

 

大一及大二的湛址傑跟一般的法律系同學一樣,也是想著有朝一日能考上律師、司法官,不過除此之外,他內心也暗自希望自己能做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有影響力的人。而在大學的求學過程中,他發現其實法律的背後,其實是相當多其他領域的知識堆疊而成,深覺學習的框架不應只侷限於法律本身,舉例來說,公司法和證券交易法會牽涉到許多會計知識,而智慧財產權法和技術發展、甚至是商業競爭都息息相關,於是便下定決心開始跨領域學習。

 

僧多粥少?到底是律師太多,還是市場太小?

針對僧多粥少的現象,有人說原因是律師執照放寬,以至於流浪律師接不到案子或無處可以實習。然而,湛址傑認為更主要的原因是法律人為了考試花太多時間關在象牙塔裡讀死書,和產業接觸的經驗少之又少。只是一味地遵照法條行事的企業法務,會讓企業經營者們在施展拳腳時覺得綁手綁腳。試想,一切都合法了,那生意也沒得做了(編按:有許多創新業務是得遊走法律邊緣的,如行動支付與共享經濟等),法律人無法真正解決商業上的問題,是最主要的因素。商業的本質是邁開步伐向前拓展市場,但法律相較之下則是保守而內斂的。

 

從上述的討論,湛址傑這樣說:「其實有了法律背景,在商學院來說是個極大優勢!但僅有極少數同學發現這個優勢,甚至根本很難去聯想法律與商學的連結點。我會建議同學應多看不一樣領域的書籍,或盡量選修不一樣領域的課程來克服。」,當接觸的世界越來越大,眼界將越來越廣,有了不同觀點的刺激,自然就會找到根基點可以交互運用。「當初選擇就讀台大商研所,就是要給自己一個不同於法律領域的全新挑戰與嘗試」他繼續說道。

 

既然要跨領域,一定要考律師嗎?

念完法律系,一定得考取律師執照才行嗎?針對這個問題,湛址傑認為這要看個人的規劃,他不諱言法律背景出身的我們若想要跨到其他領域,從事其他非法律相關的工作,那麼擁有律師執照的必要性確實不是很高。然而,他認為律師執照還是很好的『跳板』!湛址傑說:「對我而言,只有考到律師,才能重新規劃我的未來。也因為考到律師,人生將多了很多選擇,可以當律師、可以創業、也可以進入顧問公司工作,畢竟大學成績很優秀,如果我沒有考律師,將來會有遺憾。」

 

而且擁有律師執照,如果未來想要申請國外的MBA或LLM(法學碩士),都會比較有利,尤其MBA也相當偏好法律背景的人才,在申請學校方面,以MBA的錄取方式為例,其實是各國有配額性的在錄取,因此我們是跟台灣的其他人在競爭,有律師執照事實上是相當吃香的。

 

至於從事律師業,因為要替客戶解決問題,客戶必定會傾盡全力把產業的知識讓律師了解,藉由不同的案件,律師們也更能理解產業的狀況,更快速的學習,甚至可以跨足商業或從事其他領域的工作,也可以是個不錯的第一份工作。

 

然而時間管理將會是所有跨領域人才的困境,對我們來說,又要考律師,還有太多事情需要學習,這時候「決心」和「犧牲」就是最重要的。盡你所能、犧牲所能犧牲的,努力專心的完成決心的目標,是我們必須走的路程。

 

湛址傑想跟法律系的同學說:

法律是一門很好的專業,其實其他領域的人都很尊敬法律人,
但我們沒有看到自身優勢,
是我們關上了自己的雙眼,不去看到世界的機會和美麗。

法律其實要服務產業,解決產業的問題,了解產業知識和環境是必要的功課!

也許你會說『我沒有時間』、『我課好多』…等。沒錯,我知道法律系的課真的不輕鬆,但其實如果只是想考上律師的話,不需要一個科目念十本書,或是補充很多論文來讀。大學期間基本上貫徹「一本書主義」弄懂箇中道理,融會貫通就可以了。省下來的時間可以多學一些非法律的知識,事實上很多同學也是考前才唸書,其實只要平常跟著進度念,可以節省很多時間,真的不可能『完全沒時間』去了解其他領域。

 

湛址傑甚至這樣提醒著,不要以為律師只要懂法律就好,更要具備財務、會計的能力,這也是律師業一定會用到的,也是最推薦大家在大學期間可以盡量多學習的。簡言之,學得越多,才可能開創未來不一樣的可能。

 

(Cover photo credit:James@flickr CC BY-ND 2.0)

Wanda

View more posts from this author

2 thoughts on “不一樣的法律人》從叛逆退學到考取律師執照-台灣大學商研所 湛址傑
  1. Pingback: 不一樣法律人》法律名門之後,卻走上創業路-台北大學法研所 林紘宇 | 智由博集

  2. Pingback: 不一樣的法律人》勇敢嘗試,找到方向-政大智慧財產權研究所 邱惇 | 智由博集